那个打铁的男人

那个打铁的男人

 

那是一个真正的乱世,政治动荡,风云变幻。杀气重,文气也重。这个世界有点意思,往往越是纷乱的时代,越是文化和思想、艺术恣意纵生的时代。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魏晋时期的魏晋风骨,民国时期新文化运动,都很好的作了注脚。其实这并不难理解,社会处于变革时期,文人和艺术家们往往更易于感知和躁动,而和平年代人们则更容易沉迷与昏睡。

中国有很多竹林,但没有哪片竹林能象嵇康家的那片竹林令人向往。中国有很多打铁的,但没有哪个铁匠能象嵇康那样,除了打铁还能弹琴、写诗、画画。每个人都有一双手,但没有谁能象嵇康的那双手能把力气活和艺术活都做的那么地道。如果仅仅如此那也就罢了,问题是嵇康还很帅,帅得让无数男人自卑。晋书说他: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身长七尺八寸,用现在的换算单位换算出来大概在185厘米左右,符合现在女孩子的审美习惯:高大。中国的人,尤其是文人一般都会给人瘦弱的感觉,到嵇康这里可能我们要改变一下我们的思维定势了,显然嵇康不属于这类。相反,他应该有很结实的肌肉,人家是打铁的,瘦弱的人能抡得动那打铁的锤子吗?说到这里,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形象已经被简单的勾勒出来了。可是事情到这里还远没结束。嵇康拥有的太多太多,他不但高大威猛,而且风度翩翩,以至于上山采药被山民误认为是神仙,可见风度之好。魏晋时期的士子都比较会打扮,而我们这个嵇铁匠却“不自藻饰”,也就是说人家根本不注重修饰自己,人家完全是“龙章凤姿,天质自然。”世说新语里曾这样描述嵇康的长相: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我记得曹雪芹在描写尤三姐自杀死的时候是描绘的很有些和嵇康相似—-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看来嵇康想不帅都难,显然上天太眷顾嵇康了,先天能能给的几乎都给了他。这个划时代的人物即便到了当下,一样会是无数人的偶像。真正的魅力是有穿透力的,它可以穿透久远的历史,在任何时代都光芒四射。

阅读剩余部分 -

那个诗集越写越差你真的不是逗我

探春三章

燕子双飞花欲燃,
残冬忽至雪风寒。
十年书剑路不定,
人事如潮多往还。

把盏凄然北望家,
碧云摇曳夕阳斜。
如今微雨随心舞,
隔岸东风邀柳芽。

啼鸟一声一树开,
清风我客共春来.
一番夜雨桃花尽,
亦喜亦悲亦梦哉.


阅读剩余部分 -

铜华朝露

铜华朝露

(一)

最近桑洋子总在我面前,时不时地念上几句酸词。什么“红尘不向门前惹,青山正补墙头缺”,或“和露摘黄花,带霜享紫蟹”。他看我充耳不闻,到后来,便越发直白,念起什么“便北海探吾来,道东篱醉了也。”

每每听到这里,我就再听不下去。

如果退隐江湖,我能干什么?当裁缝,开杂货店,还是扛着我的双剑卖猪肉去?

我低头看我的朝露剑,它们还是一如既往地锋利,除了杀手,我还真想不出什么适合我。

但桑洋子决定收手,他决定的事情,我从来都反驳不过。

更何况,如果没了他,难道我要主动跑到扬州城的财主家门口,去问“贵府可需要杀手?”

哎,人生在世,讨生活总是艰辛。

阅读剩余部分 -

2500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2500万常住人口是政治任务,是政治任务,是政治任务。

上海控制人口是中央下达给上海的重要指示,也是上海乐于配合的政策导向。这是全国其他城市在与上海竞争人才即人口红利时,我天朝中央“劫富济贫”的导向,但积极配合控制人口也是上海有自信自己人才不会流失的侧面反映。
阅读剩余部分 -

碎碎念的本科,摘自我已经关闭了的人人(2007-2012)

仄仄平平仄仄平——09絮语

这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事情终于过去,在上下眼皮打架的时候却不愿意再睡过去,开始想要无病呻吟,矫情矫情。

放着散落的行李不去整理,开始无所事事,胡思乱想。

电脑上循环播着悬崖上的金鱼姬的主题曲,怀念那个捧着铅笔和日记本胡思乱想的小小的自己。

一年一年,看别人经历,自己经历,关于成长,关于疼痛,关于感动。

这学期rp依旧很低,继续丢了很多东西,遭逢了很多倒霉的事情,我,一直如此,大灾没有,小祸不断。

 

大学,觉得疲累,可也渐渐习惯,却想摆脱。

开始了解抱怨与解释的脑残,也许,脑子被驴踢过,我不知道,我只想摆脱一种生活。这学期,也许,我做到了,也许没有。一日日平平淡淡,无关痛痒,重重复复。
不得儿我的,得儿我的,今天得儿我,明天不得儿我的,我开始适应,开始明白。

纠结,一直纠结,终于接受这世上除了老妈老爹,没人把你看得那么特别。有个每天早上给你冲蜂蜜水,记得你所有全部好恶的人是种大幸福。

 

如果真的身无长物,不美丽,不温柔,性格不随和,脑袋不灵光,就没法活下去了么。性格决定命运,我 开始相信这句话不是鬼话,。

我 没法不现实,当方案血淋淋的时候,我注定会觉得未来也是如此。

很佩服一些人,可以有那么强大的内心和那么淡薄的欲望,所以从容。我认不清楚自己,可以去吃屎。我清楚自己很难改变,正如我始终相信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话,怀疑自己比怀疑世界难。我不再自以为清高,自以为这个世界该长成我想要的样子。

 

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都值得尊敬,但我不想卑微,不想投机,不想当个小强。但我无法阻止别人去当小强,我什么都不是。

什么时候,我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做结束,所有的爱恨都没有对象,所有的憎恶都失去目标,所有的躲闪都没有意义。

我发现我始终也不明白做人该怎么做,有时候觉得自己幼稚的可笑,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本有灵光的脑袋去当恶魔,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胸襟去当天使。

 

一个宇宙的烟火突然熄灭,回头发现自己还是能继续行走。我始终还是喜欢捧着幸福回忆当糖果的小孩,毕竟,收获了很多很多感动。毕竟,我幸运地,有几个白痴宠着我,护着我,不论对错一定顶我,明年都要考研的孩子们,是不是不能再像往常一样飞来看我。可是我还惦记着你们给的10年的承诺。只可惜,我们终于在高考之后都成了飞鸟。

这学期,总算过得是开心的,满足的,只是,现在聚首的人,又有谁逃得出分离的命运,或者天南,或者地北,几年后我会在哪里,你,还有他,还有她,我是想回家的人。距离是很恐怖的东西,所以在时间背后,注定疏离。经历了太多的物是人是,距离却不一样了。

 

伤是不能揭的,一揭就落疤,一如梦是不能惊的,一惊就破灭,可是揭与不揭,醒与不醒之间的差别,又何必分得那般清明道与不相干的人听?自己明白,也便是了,也许终有一天,都会忘了。生活,本就是一场冷暖自知。

这一季的繁花与落雪,都不过是身后历历的风景,可以一路穿行而过,却不能停留,不能回头。伸出手去触摸,探到的,是棱角分明的季末,抑或潜滋暗长的寂寞,那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了。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然,我是庸人。

唯有释然,才方遗忘。

三界之外,诸佛闭眼,皆是静默。

 

絮絮地,算是盘点了我的2009,很多过往伴着船中的浆声,仄仄平平仄仄平。

 

阅读剩余部分 -

1
长安城有鬼。

街头巷尾的百姓都是这么说的。长安城的鬼在将军府里。将军府,三个大字依旧熠熠生辉,门口的石狮子依旧铜亮铜亮的,坐落在长安城原来最繁华的一条街上。只是,如今,门可罗雀,百姓们绕路而行。

其实在此之前,将军府门前还是热闹的,张牙舞爪的狮子倒也不寂寞。就苦了院子里的花,开得茂密却无人欣赏。元宵节那天,将军府里亮了灯,燃了香,有曼妙的声音传来“良辰美景奈何天”,正是牡丹亭的开场,好像将军府里正宴请嘉宾,有好事的人跟着声音走了进去,一座华丽的戏台,远远看去,有美丽的白衣女子正扬着水袖,那姿势仿佛是叫人走近。那人凑到戏台跟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后“哇…….”得一声叫得凄厉,爬起来一边跑一边叫“有鬼啊~~”原来,近了才知道,那白衣女子其实只是一席白衣。

后来,总在夜半有女子好听的唱戏声传出。这将军府有鬼的事也越传越远,连京城的百姓也都有所耳闻。说书的人哪能放过此事,将军为国捐躯,死在战场,随后,夫人自焚,殉情而去,尸骨无存。据说啊,这将军府里的女鬼就是前世的夫人。还有人说啊,将军夫人有可能根本就没死……反正如今的将军府啊,空荡荡,只有一个又聋又眼花的七十老者在护院,将军府已经彻底荒芜。
阅读剩余部分 -

聆韵寻玉

聆韵寻玉

1

苏墨白的房间,总有暖暖的阳光和他长长的影子。我喜欢去他的屋子,因为我是那么的渴望阳光。

我是被寂寞闷得早熟的孩子。从我有记忆开始,我的生命就只有剑,剑法,剑招,剑谱,从来都是如此。冷着脸,不哭也不笑,在苏宅的后院梅林里穿梭,墨香剑与墨香剑法是我的唯一,从早到晚。不是因为我喜欢,而是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看到苏墨白的笑,他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听到苏墨白唤我聆韵聆韵,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好听。

对于苏墨白,我有着太多的期待。他的肯定,他带着鱼尾纹的笑,他的简短的语言,他的无爱的拥抱。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疑惑我们之间的感情,我猜测我们之间的关系,他于我,这么近,又那么远,无法缺少,难以亲近。所以,我的成长,注定我是一个残缺的人,感情不健全,得不到肯定和拥抱,太过于需要温暖。我是一个得了病的人,在六岁之前几乎不会说话,因为从没有人对我说话,我生了病,却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到底在哪里,于是天长地久地得不到根治。还好,后来,我有了寻玉。

寻玉在我六岁的时候进入我的世界,她比我大一岁,她跟着苏墨白学琴。第一次见的时候,寻玉冲我笑得灿烂,我一时怔住,因为以前的我从来不相信一个人的表情可以这么美。我看到寻玉与她父亲告别,住下,我很开心,因为,我终于不再是一个人。
阅读剩余部分 -

你说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你说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1
“抱一抱吧。”小四经常对我说这四个字,同时伸开双臂,把我拉进去,抱最多3秒,因为这个拥抱总是无比的凉。不过,我不介意。只要每次出去他都很利落地接过我的书包,背在自己的背上,无比自然地接过我手中所有的东西。让我能感到一身轻松,我就会无比满意,对着他眉开眼笑。我们彼此对视的那一瞬间我总会觉得我们特别的相像,一样清澈的眼睛,一样刚刚长大但还没老的脸,一样凉凉的拥抱。

拥抱我总是不超过3秒的小四,不是我的男孩。而如果你不恨一个对你不够好的男孩,说明你对他全无爱意,小四于我,便是如此。

阅读剩余部分 -

半月剑

半月剑

(一)

江湖有传言说“千金易得,古剑难求。”

古剑就是指的我做的刀剑。

我是一个铸剑师。

我住在繁华的扬州城,有一间自己的铸剑铺子。

我师傅曾说,古小坏如果靠铸剑为生,早晚会饿死。

人家都说三岁看老,师傅说那句话的时候我十三岁,果然如此。

虽然我至今还没饿死,但其实,距离穷死已经不远了。所以,我接了这次的生意。

我每年不会接太多生意,因为我是一个懒惰而挑剔的铸剑师。

我连收徒弟都懒得收,妻子自然也没娶到,不过我也乐得轻松,这样便可以少接几单生意。

我铸剑的手艺其实很好,但是我要配合好的心情才能铸出好剑,可我有铸剑的好心情的时候,并不多。

阅读剩余部分 -

旧事如天远

旧事如天远

/水榭箫声远

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缘。

1

虽然今年的春晚有点腐有点傻有点无聊,说多了那简直有点拿着纳税人的钱乱砸的嫌疑,可是,春节还是需要她的。过年是挺开心的一个活儿,但也挺累的,只是在家里的时候,我是幸运的,好像从小到大,都是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这是我第三次在看春晚的时候睡着了。

去厨房转转,一人一个围裙,一个在和肉馅,一个在包饺子,那是爸妈。哑然失笑,忽然有一股泪水涌上心头。曾经我也幻想过多年以后,我在一个热闹或冷清的节日里走进厨房准备晚饭,会不会就是眼前这个情景。在家的时候,幸福得不真实,25年来一模一样。

虽然不再学习好就自己觉得了不起,得了第一就英雄豪杰,赚了大钱就鼻孔朝天,那时候,22岁的我,还是一副小孩模样。三年后的我,在家里,却依然是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

阅读剩余部分 -